惑世百媚妖

敲敲。

「没有什么东西是绝对公平,也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不公平。将你推下悬崖或是让你逃出一劫,将你从夜店里拉出来或是别有用心。人心就是这么个复杂而又矛盾的东西。」

男人的脸在烟雾中显得有些苍白消瘦,裸露出的腕上好像是刀割后愈合的伤痕与之显得脆弱的手腕,黑眼圈比起前几日更重。两位少年一大一小拿着铅笔在桌下记着,面前的烤肉串还留了几分烟熏味,侧首望去一白发男子与一和事佬脸男子走来。





「居诚,这不是你仗着自己化妆好就画伤痕骗人,拿着糖葫芦就跑的原因。」

「...也不是你与居亦居棠背着我们出来吃烧烤的原因。」

【瑶薛】你别过来我要叫人了!

ABO世界观

ALPNE=天乾 OMEGA=地坤 BETA=中庸
1

「你别过来我要叫人了!」

金光瑶还记得当年在兰陵某处森林中遇见浑身是伤挡都挡不住那地坤信息素的薛洋,倚靠在树边捂着自己的肩膀身上还有大大小小的伤,更甚的是那处断指。

将他手中的剑抵在胸前,呲着牙拒绝让人接近他一步。金光瑶只需一眼就能看出他跟他是一路人。缓步向前对他伸出手,无视他的防备笑着说:

「你跟我是同一种人。」

「本应入地狱十八层之人,害人无数之人。」

2

薛洋看起来跟个天乾一样,分化的时候凉凉,是个纯种的男性地坤,但他有些地方跟别的身娇体弱易推倒的地坤十分不一样。比如说地坤大部分都是女的而他是个男的,比如说地坤一般禁不起熬夜也禁不起长时间不吃不喝而他不仅能熬夜不吃不喝还能坚持大半个月。

再比如说,别的地坤一生最多只能被一个人标记,而薛洋则是那种标记来标记去都是能给你弄没标记的神奇地坤。

薛洋拒绝雌伏于天乾身下多丢人啊,他可是个顶天立地要修复阴虎符的男人,要和他的偶像夷陵老祖一样做个牛逼的地坤。

3

金光瑶看起来很矮也身娇体弱易推倒,薛洋知道他分化结果的时候差点把分化成地坤的薛洋噎死。这么矮个人居然是个天乾,但金光瑶跟某些天乾不一样。比如说一般天乾不是长得高就是身体壮而他就是长的矮还身娇体弱易推倒,当初还有人糊里糊涂问了句:

你是地坤吧?

说来好巧不巧,那个人就是薛洋。当晚金光瑶就教导了薛洋什么叫做矮也是个能日你的天乾,据一位金氏嫡系后代危险发言:

那晚之后小叔叔身上就有一股糖味。我去询问了舅舅之后,他说是坤泽的信息素。

4

据某位化形的金氏佩剑与虞氏家传与聂氏佩刀与蓝氏长笛言道:

老娘我恨生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地坤!

...无言以对。我看这两明天就能昭告天下那个流氓薛洋修阴虎符灭常氏被认无法无天的那个金氏客卿,是地坤。并且被仙督已经标记了。

我见世人多有病,没想薛洋是地坤。

求求你们要脸啊,再来云深不知处秀恩爱我让你们抄家规啊??

5

总之最后薛洋跑路的原因就是天天下不来床,刚修完阴虎符就跑路。笑话你薛爷爷被追杀了还依旧要骗人的,虽然薛洋本来是想就这样安安静静地跟两个瞎子中庸好好的生活也不乏一些乐趣,可最后呢?

薛洋猜到了开头,却猜不到结尾。
阿箐装瞎跑了找人想把他杀了,晓星尘连魂魄都散了不愿被他所控。

好像又成为了一个人呢,薛洋。

6

金光瑶嫉妒晓星尘。

凭什么能在薛洋身侧带过几年之长?凭什么他能让薛洋躲在义城里七八年?凭什么薛洋死前都念叨着他给他的糖?凭什么薛洋觉得没了你没了那个瞎子就是一个人?

凭什么啊?

明明是我先遇到的他啊?

7

封棺之前金光瑶被砍下一条手臂,眼前恍惚隐约看到一个有着虎牙的少年。金光瑶笑了握着蓝曦臣的剑对着胸口,少年依旧站在门栏处,金光瑶满身伤痕死前的走马灯很长,无一不是勾心斗角,只有那个人跟他一起走,一起为魔。

封在棺中不见天日前刻,金光瑶总算是把走马灯看完了。最后一幕中,他追逐在少年身后距离却在一点一点的拉长,撕心裂肺的喊叫得不到回应。当自己被无从得知从何而来的锁链拉着往后退的时候,少年回首满身血痕,断臂笑道。

「瑶瑶,你可不准过来啊。」

「地狱我一人下,你在人间好好过。」

「你别过来我要叫人了!」

那你他妈的倒是叫啊。 把人叫来我就有理由把你扣下了。

金光瑶如是道。

【无cp向】岁月静好。

岁月静好。

过了那些年在刀光剑影中打滚摸爬,初入江湖在十二连环坞时一剑封喉的事情对于曾经也只是平凡的如同吃一口饭的简单。在门派中看着某些人天骄之子堕落成门派叛徒身落青楼,最后一人归于江南某处建了个茶馆,当年的那个金陵花魁也有过自己的骄傲,你就像他一样被逐出门派,差别也就只是你是被陷害的而已。

江湖纷争过多当年与之同行的好友也早已隐退或死于刀剑之下,走时你还是门派中众人认为的下届掌门,如今却是隐姓埋名一身素衣红尘。江湖中尽管你不在了或者没有人找到你,但也依旧流传着属于你的传说,一剑劈开洪荒幻境转身反手就将叛徒所杀的事迹属于你属于门派也属于这个江湖,偶尔顶这一张人皮面具路过茶馆听见这些也只是笑笑。

或许当年的你不懂得情爱只恋生杀,五指不沾阳春水的门派弟子更是好生养着。但现在却是个能做饭能上山不依靠任何身外之物的女子,偶尔练练曾经的武功也不过是为了一会保护好自己的家人。曾经的锦绣罗衣也只是浮生中的一笔,邻居偶尔有人觉得你拿出的旧衣服是门派弟子的锦衣,你也只不过是三言两语掩盖过去。

你的占有欲不高但是很强,就像一群人一直都很肆意的游玩但是某一天有人来了取而代之了自己原本的位置,你会觉得委屈从而冷漠了这个群体更甚会退出。你看见那个人赶超你的时候更是想要与人道一句再见。

你早已疲倦了打打杀杀的生活万圣阁也隐隐怕了你,你被逐出门派后去了一趟那个天阉之体的男人那里,将自己最后的骄傲交托给了万圣阁后孑然一身。一月之后下了一场雷阵雨你擦拭着你的剑在江南的河岸坐了一宿,那之后在黎明升起前你回到了你的屋子里,虽然隐隐有风声传出有弟子在找你也不是门派的人,这时候你才知道。

你这次,是真的被抛弃了。

多年之后,你所爱早已死于刀剑之下,大儿子入了你曾经的门派当年的掌门也早在你离开后的第八年离世,知根知底的现任掌门是你天资聪颖的师姐对长得如你的儿子万分疼爱。二女儿去了云梦如今悬壶济世也杀戮无常的人,眉眼带着你当年的狠戾随心而动的性子更是你这种现在的无名小卒都所闻。

当那日你的名字被儿女所道之时,你就知道自己接下来不可能安安静静地度过余生。第二日醒来推开木门你便见到了当年你离去前所见的最后一人,那人风华依旧依旧如那年一样。只不过他现在比当时更无情无欲了而已,完全就是一个只懂杀戮与遵从命令的傀儡。

那些故友或曾经仰慕你的人在得知你所处之境时策马而来,他们看到的不是一个半老徐娘的身影在织布,还是看看到揭了人皮面具风华依旧身披弟子服手持长剑面对着数十流氓与夹杂其中的十数万圣阁手起手落鲜血漫了半边天的你,或许是知道了他们看着你的目光,你回眸一笑。

或许有人觉得那是天下最美的笑容吧。

你并没有回到门派而是继续在自己的小屋中度过余生,看着你自己的女儿与儿子成家立业也算得上是美满,满头华发虽驻颜但你却知道自己已经走到了最后。看着屋外的大雪你心死了,你知道了你是活不过这个冬天了。这么多年以来,来看望你的没有万人也有千人,偶尔跟自己比划两招,也无一不是惨败。

三月之后春来桃花开,当你的挚友倚偻着身子推开你的木门,你坐在摇椅上阖着眼浴着春光嘴角还抿着一丝笑意,就像睡在了梦中。而你的挚友沉默了片刻,含着眼泪对屋外前些日子约你比试的少侠言道。

“走了。通知她儿女,回来给她办个葬礼吧。”

葬礼的仗势很大,檀木棺材中的你已经是具冰冷的尸体了,寿衣的腰带上系着一个白绿色的玉佩。那是你死前紧紧篡着的玉佩,那上面刻着你的名字,是永远只属于你的东西。许多初入江湖的少侠们才刚刚知道你的名字知道你的事迹,你便离开了人世。江湖对你的描写只有那一个个故事与一个冷冰冰的名字。

后传-一个武当弟子。

我是一个武当弟子是现任掌门座下的弟子,名字的话不重要。掌门叫做邱居新,据说当年掌门师傅是门派里的三师兄,不过我很好奇为什么不是从未谋面大师叔或二师叔呢?算了不说这个了我还小这些事情对我来说太复杂了。

我听说了那个女侠的故事,那个故事是在我出生的前三十二年,那个时候我的师傅才当上掌门我的大师叔走火入魔被杀,我的二师叔身死江南。我对于这个故事里的金陵花魁本来是一概不知的,后来被掌门发现我在询问宋师叔,他竟然告诉我那是他的爱人?

也便是我那未曾谋面的二师叔蔡居诚。

至于那个天阉之体的男人我认识并且特别讨厌!气死我了那个万圣阁的阁主,当年的那个少阁主就是他!三番两次找我们大武当的麻烦,还说给蔡居诚报仇,这可真是奇了怪了这个人觉得是我们逼死了蔡居诚。按我的话来说蔡居诚就是死有余辜还想刺杀皇帝?你别说我不知道什么,我可知道的一清二楚!蔡居诚就是万圣阁的探子!

...好吧我错了其实我还挺喜欢蔡居诚的,以上都是被威胁写出来的。蔡居诚的事我知道一些但我仅仅保留他只是高傲而已。

对于那个女侠,我只知道现在的那些故事和她的那双儿女留在江湖,她的名字是叫风辙,据说她的兄长貌似是当时朝廷上的镇南将军风闻,手握兵权的大佬与皇帝情同手足,毕竟一块长大的兄弟。

她的女儿现在随了她的心愿当了个神医不再打打杀杀,安心救人悬壶济世,现在是在宫中御医与摄政王有一腿,虽然如此表面御医底下还不是个入的了厨房上的了战场的人才。

她的儿子懒得作腔三天两头搞事情,瞧瞧上周就把十二莲花坞给杀了个大半,还有事没事混在镇南将军的兵营中上阵杀敌,要不是他就像当个浪子皇帝早就把他踹去当兵了。

对于风辙,如果她还活着,我完全不介意跟她打上一场!听说当年跟闻师祖叔打架差点互相把把对面踹进地里嘿嘿嘿。

真好。

【眠鸢】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曾经

-重生梗,ooc慎入。

-私设紫电拟人,名字虞鹜。

虞紫鸢死后并没有像是话本中的一样魂归天地或转世轮回,她化作没有人看到的魂魄在天地中行走。她在射日之征上看着江澄没了金丹又有了金丹后杀敌溅上了鲜血,魏婴为了江澄没了金丹遁入邪魔歪道只求杀尽温家人。看着走过了一切的一切,中间的十三年她看着江澄一点一点将莲花坞重建再壮大,蓝家云深不知处一点一点的重建。

之后又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莫家庄看到魏婴重生,大梵山上看到了自己的外孙子金凌,观音庙里的一切三尊入土两个还有一个回去之后闭关稳道心,还有之后的一切以及最后的最后。

她觉得此生的遗憾很多,与江枫眠的联姻儿女幼时缺乏的陪伴以及自己无法在江澄最失魂落魄与江厌离痛彻心扉时上前安慰他们。她是江氏前宗主夫人,虞氏最疼爱的小女儿,也是一个不称职的母亲。

「想再来一次吗?」

「想啊。」

那日云梦烟雨之中虞紫鸢在灵堂中坐着,她见灵堂之外一素袍男子撑伞问道自己。虽然好奇他为何能看到自己,自己也依旧回答了他。毕竟就算只是黄粱梦一场,也算的上是一场好梦吧。

江枫眠很慌,非常慌,他敢保证他这一生都没这么慌过。慌成这种一言不合就能哭出来的样子,他深深感觉到了自己生命的极限。江澄表面上才堪堪记事对于虞紫鸢的印象还保留在很凶上面,而江厌离表面上觉得自己母亲可能要休了爹。虞紫鸢则是非常满意,既然江枫眠爱藏色那就让他对着藏色的儿子好去吧,自己的儿女受不的委屈。早点休了他早点找个清净地养儿女。

「三娘子啊,有病就去看医啊... ...」

虞紫鸢坐在一旁哄着哭成泪人还抱着狗的江澄和死死抱着自己腰的江厌离还有在一旁抱着江澄跟着江澄哭的魏婴,听着旁边脸上一个巴掌印子的江枫眠劝道,差点转身就把人再扇一巴掌。不过至少没有发作出来,只是转头看人一脸不耐烦的对着他道。

「哦你自己不管管自己的儿子对魏婴也只是有时间就管一下,我偶尔对魏婴和阿澄阿离关心一下就是我有病?江枫眠我可真是服了你。赶紧给我把休书牵了我把愿意跟我走的那个带走找个清净地养着,就不劳您费心了。前世魏婴跟阿澄跑了这次早点撮合我真的看不惯他们两个在一起又分了又在一起了。」

旁边的江澄哭的更大声了,一侧被迫被现任主人带着成了随身小厮的虞鹜一脸咸鱼的弹着琵琶不自觉的弹上了凉凉,听得魏婴江澄江厌离觉得下一秒这两人就分了,一个个都哭成连话都说不清得了。

江枫眠更是觉得自己凉凉,就差裹个白衣白绸给自己唱段凉凉,觉得自己这一重生这事情就跟脱缰的野马一样。明明前生还没这事觉得自己一个头两个大,被逼无奈就只好抱着她腿作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着,成功引来自己被自己的三娘子嫌弃。

「三娘子——我错了我真的不知道咋嗦你真的要听我嗦我跟魏长泽真的木有一腿——」

「乖乖——阿澄你跟我说说你娘别跟爹我离婚我当年还没就见着你娘最后一面——」

「夫人——我真的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你听听... ...」

虞紫鸢一瞪眼抬脚就是甩开人面色阴沉,抱紧了哭唧唧说着爹从来都不管我的江澄和红了眼说爹娘你们不能和离的江厌离,咧开一嘴白牙笑道。

「屁咧,老娘听你的话就是撒子。我真是信了你的邪日哦?都四重生过来的人你就不嫩成熟一点早点和离嘛!」

江枫眠劝阻无法,最终被休。

红了眼的江厌离跟哭成狗的江澄以及魏婴心有灵犀的一对眼一转身就把自己的衣物拖了出来,江澄一面擦着眼泪一面笑着拉着虞姓武器的衣角,咧开一个大笑嘴。

「走咧娘,早点把温逐流踹下地府走嘞。」

——TBC·——

【魔道】可否后悔 - 攻篇


蓝忘机。

“可有后悔之处?”

“悔于当年围剿他无力护他。”

“悔之,崩溃之。”

蓝曦臣。

“可有后悔之处?”

“悔于当年无法保下莲花坞。”

“既悔,认之。”

蓝思追。

“可有后悔之处?”

“悔于当年尚且幼小无法护他父母。”

“虽恨,余生偿还。”

金子轩。

“可有后悔之处?”

“悔在誓师大会无法护在她身前挡下那一剑。”

“我认。”

聂明玦。

“可有后悔之处?”

“悔在将他踹下金陵台,一生逆鳞于娼妓之子。”

“认错。”

当年他们立下的那些Flag

冰哥-九妹

洛冰河:我洛冰河就是死在温柔乡里在漠北身边冻死在纱华玲床上睡死过过去,我也不可能跟沈九上床玩情趣的!
洛冰河:嘿嘿嘿师尊,今天试试这个体位?

沈九:我沈九就是死在青楼里醉死在百战峰上被柳清歌暴打被七哥拉起来弹琴吹箫,我也不可能对小畜生一点好脸色!
沈九:...你喜欢就好。

冰妹-沈老师

洛冰河:我洛冰河就是在后山找玉观音一辈子跟宁嘤嘤和明帆凑合着过跟杨一玄互打,我也不可能伤害师尊!
洛冰河:师尊...我错了...我不要你还了...

沈垣:我沈垣就是在屋子里扇一辈子的扇子与掌门师兄下一辈子的棋与柳清歌打一辈子的架,我也不可能让洛冰河跟我玩捆绑play!
沈垣:我腰疼今晚不玩捆绑了好不好。

杨一玄-柳清歌

杨一玄:我杨一玄就是在练武场被师尊按在地上摩擦被师尊一个月派任务二十八次,我也不可能对师尊有不轨之心!
杨一玄:师尊真好看,想日。

柳清歌:我柳清歌就是在练武场把所有弟子轮流摩擦一个月把杨一玄派下山二十八次,我也不可能弯成回形针!
柳清歌:真爽,腰疼。

总结:

“当年说好不可能。”

“如今都成回形针。”

“你弯不弯没点数?”

【柳清歌】像风踏过八万里。贰

*私设冰九在一起

*别看题目这么正经,其实就是柳巨巨写冰秋冰九画七九

*本次内含柳巨巨女装

------------

三日后书坊便将共万本不计数的《天道沦风处》与《高楼朱墙》贩卖,除去复印的前外柳清歌赚了利息万两。柳溟烟还啧啧称赞柳清歌的风速人气暴涨,同时也有不少仰慕「道安姬」这个名字的人在试探他的底线。

不过半月时光匆匆,七月的暴雨来的措不及防,结束的也让人无所防备。柳清歌才刚刚给新作《镇江楚淮楼》起了头便接到了来自圈内大佬们发放给小有名气的画手写手们的「圈子交流会」的信封,毫不意外的「道安姬」的信封也被自家妹妹转交给自己。

柳清歌意外的头疼。

还不是因为自己为了掩饰身份,特意多次在文章最后蘸红墨写上自己是个女子。这次讨论会他可是被要求必须去的写手与画手,而自己如果不做掩饰的话怕是会被人笑是百战峰主也不正经了。

所以柳清歌自己给自己想了个不靠谱还羞耻的方法。

穿女装。

柳清歌一眼瞄到信封上的举办日期,顿时沉默到了谷底。发放时间是七月一日,而今日已是七月五日,整整拖了四天才给他,而举办日期就在明天了,早就没有时间去想其他办法了。

这时已是月半三更时。

柳清歌一年也没几次安稳睡觉的时候,大多都在修炼大打坐或者赶文稿呢。熬夜也是正常的,柳清歌看着自家妹妹上次买回来的胭脂水粉感到了欣慰。

#自家妹妹好歹还会给自己买胭脂水粉不让我腆着脸去借了。#

第二日早上,百战峰上的弟子和一些查本子的穹顶峰弟子第一次看到了柳清歌的房间里走出来一个婀娜多姿的女子,若不是周身淡淡的灵气怕是都要认为是魔物化作妖精来勾人魂魄了。

柳清歌捣鼓了半夜的胭脂水粉,成品也看得过去,衣裳什么的也就随便挑了几件。但从一个汉子跳跃到女神模样还多亏柳巨巨的面貌好看了。

朱红的朱砂点在柳叶眉间,一双杏眼流转着淡青的光,那一双褐中带青的眸子也不知是先天长得还是后天染疾什么的,眼皮上蘸着浅绿的眼妆,面纱之下隐约勾勒出一张泛白的朱唇,嘴角抿着像是在刻意不笑一样。浅青外衫的衣袖上绣着青竹翠枝,白衣里衣隐约看得出锁骨上的黑痣,腰间别了一把剑鞘浅白的长剑,露出的剑柄上镶着一颗朱红玉石。

吓人,真他妈吓人。

柳清歌低着头在众人面前匆匆走过,演出一副美人羞脸匆匆而过,回过神的一名穹顶峰弟子一把抓住柳清歌叠在身前的手,问道「何人竟从柳峰主房中走出。」柳清歌脑中飞速闪过自己平时在山下那些妇道人家做的动作。欠身低眉顺眼的回道。

「小女子姓姬名安道,北界宿风城修仙人家。昨夜暴雨来的匆忙,本是上山来寻柳宿眠花探讨一事,却入了柳仙师屋中借宿了一宿,还望仙师见谅。」

这穹顶峰一听是个妇道人家,也就是个借宿的也没多大意见,也就放了下去。笑话,从柳师叔房里出来的人不是交情很深就是老情人好吗!

柳清歌下山后就直奔交流会那处的阁楼屋子,生怕晚去了被扒了身份。路途偏远行至半路便下起了雨,不由得买了把纸伞而去,还怕面上胭脂被雨水冲散硬生生用了半柱香时间去了那。

阁楼那挂了个牌匾为「万里听风处」,柳清歌在门外探头探脑就见里面不过二十三人围着桌子坐下有两个位置空着,对号入座的身前都是圈内有名的本子大佬。比如说漠尚大佬「向天打飞机」,比如冰九大佬「师尊就要砍手砍脚囚禁在身边」,比如冰秋大佬「师尊嘤嘤嘤」,再比如全cp杂食「柳宿眠花」。

一眼望去四个男的两个长着一张脸一个就是隔壁的尚清华还有一个就是自家弟子,长袖之下的手微微发抖不由挺胸抬头越过门栏,在一行人的目光之下在「道安姬」的位置上坐下,身侧就是自家妹妹。还在想怎么办对面的七九画手「杨柳一长歌藏玄机」就传了声。

「...诶?」

「道安姬居然是今天从我师尊房里出来的姑娘诶?」

柳清歌:敲里吗,敲里吗。孽徒。JPG

---------TBC。

【多CP】当年一时爽

冰哥-九妹

冰哥:
当年我后宫佳丽三千人,仙魔两界凭我疯魔。
断他手脚割他舌剜他眼,事成后追他火葬场。
“ 老子当年为什么要这样对他,师尊我错了。 ”

九妹:
当年我清静峰主弟子数人,持扇我还会嫉妒。
水牢播种人幻花宫小畜生,今个儿不顺我意。
“ 呸吧小畜生,追我?早个百八十年吧。 ”

冰妹-沈垣

冰妹:
当年我勤勤恳恳练功,还对我师尊有情。
水牢后城上逼他自爆,还将他当成替身。
“ 师尊嘤嘤嘤,师尊别走弟子错了。 ”

沈垣:
当年我就为养着男主,还把自己当成直男。
水牢之后真死换身啦,但是春山恨是什么。
“ 我没有我不是你别乱说啊。 ”

漠北君-尚清华

漠北君:
当年我拒绝他做我间谍,三天小打五天暴揍。
我传承时他被打碎肋骨,掐我脸但我还爱他。
“ 嗯?你说什么?我不允许你回去。 ”

尚清华:
当年我穿越到我自己书里,默默打杂到遇见他。
他传承时吸引火力断肋骨,掐他脸但我被掰弯。
“ 大王!我要追随你一生一世! ”

柳溟烟-纱华铃

柳溟烟:
当年我两擂台斗争一见钟情,把我绑去献祭。
剑穗你要不要不考虑爱上我,不妨一起写文。
“ 魔族?没事。喜欢就好。 ”

纱华玲:
当年我和她擂台我赢了,但我两之后床上我输了。
我真他妈没想到有基佬,太伤心了求带我去写文。
“ 敲里吗,死给! ”

总结:

“当年傻逼错事多。”

“事后追妻还自批。”

“求你跟我回家啦。”

【冰九】居心不良

我见师尊双手骨节分明,捏着扇子一身青衣。
茶盏之中半凉的清茶,显而易见的嫉妒。

将师尊双手的经脉挑断垂下,
就算不能伸手拥抱我,
也不要再作出让我不喜欢的事情。

我见师尊双脚如玉踏进红尘,修雅君子。
柴房日夜师尊知道的到底有多少。

将师尊双脚的经脉挑断任垂,
就算不能再踏进红尘中,
也不要再让我看见他走进青楼歌舞。

我见师尊唇瓣略显青白色,不带笑颜。
师尊舌灿莲花,几言将我推下深渊中。

将师尊舌头割去呜咽不出声,
就算不能一声声回复我,
也不要再让我听见师尊嘲讽之语。

我见师尊双眼如有星月,犹如含有万千星辰。
师尊眼中有谁,可将一切收进眼底。

将师尊双眼剜去不见任何物,
就算不能看见歌舞升腾,
也不要再让我看见眼中任何讽刺。

我愿师尊一身青衣如旧。
也愿师尊有朝一日正眼看我。

我愿师尊逃不出这座囚牢,
我愿师尊离不开这红尘之中,
我愿师尊永远陪伴在我的身侧。

“师尊。”

“小畜生。”

宣群。关键词魔道祖师。

新开的群。开幼体时期和物拟,无审。cp随意,国际三禁婉拒玻璃心。

群号码:828544960
群号码:828544960
群号码:828544960